你是我最牵挂的人

父亲

    平凡人生,亲情盈心。想起父亲为我付出的那些爱,凝重的,深沉的,期许的;想起父亲一生在土里耕耘,从骨子里怀着对劳动的热心,眼前总被一片泪膜包裹。对父亲依恋,牵挂之情油然而生。

    可是,对于父亲的这种感情,要以时间来换取。我从小学就离家在县城求学,和家庭实质上没有多少团聚。最初住在舅舅家,住在舅舅家的日子,完全不知道,多少次父亲来找我,守着校门等。只有一次中午,饭吃到一半,父亲推着自行车出现在大门外。那天刚下过雨,外边笼着湿气,许是路途泥泞,父亲的劳保鞋,裤管上沾的,甩的都是泥,帽头上还不时滴下泥水。父亲一边洗手坐下,一边颤颤道:我在一中大门口,学生走光了,都找不到你。我望着他那皱破的衣衫,泥巴星星点点,一幅老土的样子,心想:幸好没被你看到……

    这是二十多年前的故事了。人说,时间是最好的清醒剂,以前不以为然的东西,那些无私地爱,无怨地付出,终被日子洗亮,照见感动人心的血丝。体悟到了父爱的深沉,是那年我上大学的开学,他送我到了学校,把兜里的钱都给了我。回乡转车的途中,错过了时辰,没舍得住旅社,在候车室的长凳上睡了一宿,回到家重感冒。这些,他从没提过,还是母亲告诉我的。父亲总是以这样沉默的方式,爱着我们。两鬓苍苍,十指黑,皮肤也黝黑,这些年,他独自一个人背负着劳动的艰辛,从来没听到过他喊哥哥们干活,也从来没听见过他抱怨过累。锄把,铁锹,掀,拖拉机,不离左右,一年四季都能看见他佝偻着身子于田间地头,放逐着一个人的劳动。

    俗话说,深爱不寿。父亲明显老了,前年检查出了脑血栓,脸上的皱纹刀刀深。

    这两年,按理说,家里的土地都被征收了,有养老保险,儿女也都有工作,也该享享福了。可是,他还坚持上工地。那个工地还在街南头,离家十四五里,而且夜工,每天凌晨两三点才结束。村里人都说他脑子坏了,干嘛要那么累。他总是一句话,人活着,不劳动,凭什么呢。

    父亲,一辈子讲不好大道理,骨子里只有一个认识,劳动是农村人的宗教,是一个人活着的仪式,贫贱都要贴着劳动,就像庄稼要贴着地。

    我读书写文,也常常夜间12点休息。可是,每天闭上眼,都会浮出父亲还在工地上劳动着的背影,心中充满深深得忧郁——那是一个女儿对爱的理解和感受太迟了的忏悔,那是一个女儿为着有这么一个平凡而执着的父亲健康的担忧。敬重父亲,愿上苍保佑我的父亲。

(作者:张娟 摘自:http://weibo.com/p/23041864cd33090102x0ro?mod=zwenzhang )

(本文获得作者张娟的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部分资源收集于网络,无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邮箱:daxue164@126.com

劳动是农村人的宗教。 (1
分享到: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选填):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