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远征因“豺狼”结缘梁丹妮

如果爱

    我这一生的幸福,是从一部并不浪漫的电影《豺狼入室》开始的。1991年,年近而立的我从德国留学归来,尽管受过西方表演艺术熏陶,也在人艺有过不错的履历,但是,在国内影视圈仍是一个实打实的新人,一切从头干起。既然没资格“戏找人”,只能到处“人找戏”,一个偶然的机会,朋友介绍我进了《豺狼入室》剧组。

    片名现在听起来相当落伍,当时却是一部商业色彩比较浓的“警匪片”。我扮演剧中的“豺狼”——通缉犯“大个子”,独自骑摩托车流窜到城里,企图伪造一张身份证,伺机劫机潜逃。他瞄上了一个做室内设计的单身女人,她生活优裕,并且有一个在机场工作的追求者,正是一个绝佳的敲诈对象。于是“大个子”跟踪到她家挟持了她和孩子,几番智与勇的较量,险象环生。

    当然,这个女人才是真正的主角,进组之前我就听说,她叫梁丹妮。

    梁丹妮?如雷贯耳!从我开始喜欢表演,在演员群里扎堆儿的时候,她的名字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来因为她实在太漂亮了,她主演的《傲蕾?一兰》和《漓江春》让无数年轻小伙子一见倾心,二来,这个名字听起来很洋气,不像其他女演员,什么春啊,秀啊,丽啊……据说,自从丹妮10年前拍了中国第一部警匪片《第三个被谋杀者》,此后所有的枪战片、警匪片都将女主角的位置留给了她。

    丹妮是最后一个进组的,为拍《编辑部的故事》耽误了几天行程。大家对那一集大概还有印象,张国立演的“傻小子”去《人间指南》编辑部征婚,丹妮恰好去那里想征个儿子,李冬宝赶紧给俩人牵线搭桥,丹妮一句“宝贝儿,妈给你做好吃的”把张国立吓跑了。

    我在试妆间门口第一次见到她,真的很漂亮,有气质,但是因为刚下火车就赶过来,整个人又显得疲惫不堪,不像我想象中那样光彩照人。

    旁边的工作人员向她介绍:“丹妮,这就是跟你搭档演对手戏的‘豺狼’,冯远征,刚从德国回来。”

    那时候的我总是一副时髦的学生打扮,浅蓝色的牛仔服牛仔裤,从德国带回来的双肩背包,耐克鞋,浑身透着青春朝气。丹妮看了看我,并没有表现出我所期待的热情,只是淡淡地打了个招呼。

    这个人挺好的,话不多,也没有架子——我心里想。

    有一场戏,剧本要求我暴露出“豺狼”本性,恶狠狠地扇她一嘴巴,我连拍三条都过不了。导演急了,冲我喊:“出手重一点!你这样轻飘飘的,扇蚊子还差不多,哪像打人啊!”后来,只见丹妮把导演叫到了一边,两人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些什么。

    重新开拍时,我想,不狠不行了,于是酝酿了一下情绪,“啪”的一巴掌打下去。前几回,每次我出手,丹妮总会下意识地躲一下,而这次她居然一点儿也没躲,于是我的狠劲儿一下子、全部、结结实实地落在她脸上……我立时傻了。

    直到导演兴奋地喊了一声:“停!这回不错!”我才回过神儿来,语无伦次地问丹妮:“你……你怎么不躲啊?”她笑了笑,没说话。过后,我又专门找到她道歉,她才告诉我:“我是故意不躲的,拍出来才真实,如果我提前告诉你,你还下得了手吗?”

    

    后记:朋友送给冯远征、梁丹妮夫妇一句话:“守着相爱的人,做着心爱的事,就是幸福。”他们都很喜欢。

    过日子,就是一寸寸地走。


以上内容摘自:冯远征、梁丹妮传记《如果爱》。

想阅读冯远征、梁丹妮传记《如果爱》:购买图书 


图书所在店铺:淘品图书专营店

本站部分资源收集于网络,无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邮箱:daxue164@126.com

过日子,就是一寸寸地走。 (0
分享到: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选填):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