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靖波:黑暗中的楼阁1

楼阁

    十七岁的k正赶着夜路。他脚下的这条路一直延伸到黑暗的深处,尽管这条路对他的双脚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但是在深夜里行走还是第一次,k不由得表现出光线消失对他造成阻碍产生的厌烦和焦虑,他紧张缩起的眼睛望向远处,那里仿佛出现了一座楼阁。

  哎,我终究没法去做一名合格的信差,我的父亲,我永远爱着你。k仿佛用尽全力地叹出一口气,像是吐出身体内某部分轻盈的成分,肉体变得疲惫不堪。他抬起沉重的脚,下定决心似的迈向那座楼阁。在过去的某段时间,k也曾像那些自视甚高的青年们立下不着边际的志向,他的父亲却对他年少无知的勇敢行为抱以一种消极的态度。每当k流露出对未来的向往和激昂时,父亲总会轻微的抬起下巴,用一种仅仅是嘴角的笑意展示给他,在外人看来,这像是一种鼓励。但k一目了然,父亲的眼神毫无波动,仿佛生来如此,年迈却依然健壮的身体微微向后倾斜保持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在一段不久的僵持后,k缓缓地低下头,而父亲和他约定好了一般放声大笑。

    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一成不变的闹剧终于拉下帷幕——父亲决定让他找一份稳定的差事,尽快在最近几年里成家立业。k顺从地执行着父亲的命令,他做了村里的信差,父亲对儿子的行动力倍感欣慰,逢人就反复说起这份职业的重要和劳苦。

    开始的一年里,k不遗余力地沉浸在自己的职责中,村民们的微笑让他忘记了年少的志向。于是,父亲便认定这是个颇受人尊敬且能够长久干下去的工作。但没过多久,k就不安起来。不知何时起,人们不在对他露出微笑了,他们匆忙地抽走k手中的信,连道谢的话都来不及说,仿佛试图将以往浪费在他身上的时间用这种方式掠夺回来。

    就好像商量好的,人们一个接一个地效仿起来,直到没有人在同k说过话。父亲察觉到了这种现象,以为是k疏离职守,几次耐心的劝慰后,情况并没有因此改变,便放弃了伪装,效仿起人们的做法。对此k尝试做出抗争,为了引起人们的注意,他在村里面大声嚷嚷,来往的行人们像是第一次发现了这位年轻的信差,他们惊讶地眨了几下眼,便又理所当然地匆匆而过。k这才意识到自己从始至终都不属于这片土地,或者说是信差这个差事仿佛有一种使人格格不入的魔力。

    k惊慌不已,当他把这个发现小声的告诉父亲时,他的父亲粗鲁地挥舞着左手的拇指,喉咙里发出一阵尖利的笑声。除非我死了,否则你会永远这样。这句话像是不可思议的咒语,使得k得到了某种平静,同时让他想起了少年时期立下的志向——一个属于他自己的秘密。

(作者:孙靖波 系陕西财经职业技术学院2016级会计1系学生 本文系本站投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部分资源收集于网络,无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邮箱:daxue164@126.com

他紧张缩起的眼睛望向远处,那里仿佛出现了一座楼阁。 (0
分享到: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选填):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