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伏尔泰逝世一百周年的演说》(节选):他不仅是一个人,他是一个世纪

演讲者/雨果

他不仅是一个人,他是一个世纪。

一百年前的今天,一颗巨星陨落了。但他是永生的。他走的时候有长寿的岁月,有等身的著作,还挑起过最荣耀的、也是最艰巨的责任,即培育良知,教化人类。他受到诅咒、受到祝福地走了:受到过去的诅咒,受到未来的祝福。先生们,这是荣誉的两种美好的形式。在他弥留之际,一边有同时代人和后代的欢呼和赞美,另一边有对他怀有深仇大恨的旧时代洋洋得意的嘘叫和仇恨。

流星雨动画

伏尔泰不仅是一个人,他是一个世纪。他行使过一个职能,他完成过一个使命。很显然,他生来就被选定从事这件借助他在命运的法则和自然的法则中最高尚的愿望所完成的事业。他活过的八十四年,经历了登峰造极的君主政体和曙光初现的革命时代。他出生的时候,路易十四还在统治,他死的时候,路易十六已经戴上了王冠。所以,他的摇篮映照着王朝盛世的余晖,他的灵柩投射着大地深渊最初的微光。

各位先生,在大革命前,社会的建筑是这样的:下边,是人民;人民的上面,是由神职人员代表的宗教;宗教的一边,是由法官代表的司法。

而在那个阶段的人类社会,人民是什么?是无知。宗教是什么,是不宽容。司法是什么?是没有公正。

海边篝火动画

于是,伏尔泰啊,你发出厌恶的呐喊,这将是你永恒的光荣!

于是,你开始和过去打一场可怕的官司。你为人类的诉讼案辩护,驳斥暴君和凶神,你胜诉了。伟大的人物,你要永远受到祝福!

他用笔作武器,战胜敌人。

伏尔泰直接面对这种轻薄无聊而又凄惨忧郁的社会,独自一人,眼前是各种力量的联合,宫廷、贵族、金融界;这支不自觉的力量,是盲目的一大群人;这批无恶不作的法官,他们媚上欺下,俯伏于国王之前,凌驾于人民之上(喝彩);这批虚伪、狂热、阴险兼而有之的神职人员,伏尔泰,我再说一遍,独自一人对这个社会一切丑恶力量的大联合,对这个茫茫的恐怖世界宣战,他接受战斗。他的武器是什么?这武器轻如和风,猛如雷电——一支笔。

雪中的枯树

他用这武器进行战斗,他用这武器战胜敌人。

伏尔泰战胜了敌人。他孤军奋战,打了响当当的一仗。这是一场伟大的战争,是思想反对物质的战争,理智反对偏见的战争,正义反对非正义的战争,被压迫者反对压迫者的战争,是仁慈的战争,温柔的战争。伏尔泰具有女性的温情和英雄的怒火,他具有伟大的头脑和浩瀚无际的心胸。

他战胜了古老的法典、陈旧的教条。他战胜了封建的君主、中世纪式的法官、罗马天主教式的神甫。他把人的尊严赋予黎民百姓。他教导人、安抚人、教化人。他为西尔旺和蒙巴伊斗争,如同他为卡拉斯和拉巴尔斗争;他承受了一切威胁,一切侮辱,一切迫害,污蔑,流亡。他不屈不挠,坚定不移。他以微笑战胜暴力,以嘲笑战胜专制,以讥讽战胜宗教的自以为是,以坚毅战胜顽固,以真理战胜愚昧。

浪漫的月空

笑,可以战胜一切,这是最有力的武器。

我刚才用过两个字,微笑。我说一下。微笑,就是伏尔泰。

各位先生,我们要这样说,因为,平静是这位哲学家伟大的一面,平衡的心态在伏尔泰身上最终总会重新确立。不论他正义的愤怒多大,总会过去,恼羞成怒的伏尔泰总会让位于心平气和的伏尔泰。于是,从这深邃的双目里露出了微笑。

动态森林

这是睿智的微笑。这微笑,我再说一遍,就是伏尔泰。这微笑有时变成放声大笑,但是,其中蕴涵有哲理的忧伤。他使压迫者不安,使被压迫者安心。以嘲笑对付权贵,以怜悯安抚百姓。啊!我们应为这微笑感动。

这微笑里含有黎明的曙光,它照亮真理,正义,仁慈和诚实;它把迷信的内部照得透亮,这样的丑恶看看是有好处的,它让丑恶显示出来。它有光,有催生的能力。新的社会,平等、让步的欲望和这叫做宽容的博爱的开始,相互的善意,给人以相称的权利,承认理智是最高的准则,取消偏见和成见,心灵的安详,宽厚和宽恕的精神,和谐,和平,这些都是从这伟大的微笑中出来的。


伏尔泰 · 素描

伏尔泰素描


伏尔泰生平 

1694年 ~ 1778年

伏尔泰本名弗朗索瓦-马利·阿鲁埃,出生在巴黎一个富裕家庭,高中时便掌握了拉丁文和希腊文,后来更通晓意大利语、西班牙语和英语。

1717年,伏尔泰因写讽刺诗影射宫廷的淫乱生活,被投入巴士底狱。狱中,伏尔泰完成了第一部剧本《俄狄浦斯王》,首次使用了“伏尔泰”作为笔名。

1726年,伏尔泰遭诬告,又一次入狱。出狱后被驱逐出境,流亡英国。期间考察君主立宪制度,完成第一步哲学和政治学专著《哲学通信》。 

1734年,《哲学通信》正式发表后被查禁,法院下令逮捕作者。伏尔泰逃至情妇夏特莱侯爵夫人的庄园,隐居15年。隐居生活中,他写下许多史诗、悲剧及历史、哲学著作。

晚年,伏尔泰在法国和瑞士边境小镇凡尔纳定居,撰写了许多戏剧作品、文学著作和哲理文章。

1778年,84岁的伏尔泰回到阔别29年的巴黎,受到了人民热烈的欢迎。不久,他便病倒,同年与世长辞。

伏尔泰塑像

△先贤祠里伏尔泰的墓碑和雕塑△先贤祠里伏尔泰的墓碑和雕塑


伏尔泰 · 中国情结

伏尔泰在《论荣耀》里说,中国是“世界上最古老、最广阔、最美丽、人口最多、管理得最好的国家”。

伏尔泰在著作和书信中多次提到孔子:“孔子是真正的圣人,他自视清高,是人类的立法者,绝不会欺骗人类。没有任何立法者比孔夫子曾对世界宣布了更有用的真理。”

伏尔泰根据元曲《赵氏孤儿》改编戏剧《中国孤儿》,轰动了欧洲。他说,故事体现了中国道德和儒家文化的精髓,人物忠诚献身的精神和成仁取义的品格,正是当时法国社会所亟需的。

伏尔泰塑像

伏尔泰在史学著作《论各民族的精神与风俗》中表现出对中国文明的强烈兴趣:中国有完备的体制,“一切都由一级从属一级的衙门来裁决,官员必须经过好几次严格的考试才被录用”;有良好的道德,“儿女孝敬父亲是国家的基础”;有先贤的宗教,“孔子只是以道德谆谆告诫人,而不宣扬什么奥义。”

伏尔泰的小说《查狄格,或曰命运》,如今是法国中学读本,但绝少有人知道其中第二章是从一篇中国小说里几乎原封不动“移植”来的。中国小说名为《庄子休鼓盆成大道》,由杜赫德神父发表在《中国通志》上。

本站部分资源收集于网络,无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邮箱:daxue164@126.com

笑,可以战胜一切,这是最有力的武器。 (0
分享到: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选填):

取消
  1. 王贱贱 回复
    伟大的文学家,伟大的自由主义战士,伟大的革命家,伟大的爱国主义烈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