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最令我着迷的烟火

我的姥姥

(图片摘自网络)

姥爷去世那年,我六岁。

忘不了那个夏夜,湿热的空气里混杂着消毒水的味道。医院门口微弱的光,照着那个躺在板车上急促呼吸的人,他,就是我的姥爷。满脸的皱纹,泛黄的皮肤,张着嘴,努力地渴求着空气。医院是我最不喜欢的地方,那个味道,给人一种压迫感,就像在逼着自己放弃。而也就是在那个夜晚,天上又多了一颗星星。所以,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在姥姥家看到那个驼着背逗我玩的小老头儿,再也不能去牵那双长满老茧却温热有力的双手。有的,只是墙上那张黑白照片和孤身一人的姥姥。

姥爷刚去世那几年,每到晚上,姥姥总喜欢一个人坐在姥爷生前喜欢坐的那张椅子上,也不开灯,就那样静静地坐着。这个状况被我撞见是在那个给姥姥送东西的一个晚上。我走进院子里,发现屋子里没亮灯,以为没人在家,转身想走,姥姥把我叫住,当时还吓了一跳。我嘀咕说: “怎么也不开灯呢,天都黑了,怪吓人的。”姥姥说: “自从你姥爷走了以后,晚上很少有人来,没人回家了呀。”边说边叹气,我确实是无言以对,只是以后再去给姥姥送东西,我都是等到晚上再去。

时间飞快,我早已不是那个六岁的孩童,姥姥也渐渐习惯了这个没有姥爷陪在身边的环境。十二年,如今想来,那些藏在脑海的点滴,那些刻在脑海的美好回忆,也只能被自己更加小心的打包珍藏。因为每次回想起来,那种幸福感会让日益成熟的自己更加懂得亲情存在的意义。

不知不觉十二年了,姥姥一人承受了那个小院里十二个轮回的春夏秋冬,也亲眼看着那棵梧桐发芽,长叶,开花,结果,周而复始。燕子飞来又走,它们的巢,毁坏又重建。那条街上的人越来越少,但姥姥的白发,渐渐增多,岁月的痕迹,愈发明显。与此相反的是,姥姥很少再抱怨了。

我不知道自己对于生离死别是一种怎样的心情,但我肯定不会是一种很积极的态度,直到那天,我亲耳听见姥姥对妈妈说的那句话。她说:“你爸爸走的早,造化弄人,刚想享福就走了,这是他的命,我就这样活着,也不抱怨了,自己没病没灾的就挺好。”这个无意的瞬间,给了我心灵上的启发:当有些事情自己无法掌控的时候,那就活在当下,把当下的事情尽力完成便是对自己爱的人最好的报答。

正月十五那天,阳光很好,我陪姥姥出去看戏,看她笑得那么开心还和周围的大妈搭上了话,那一刻,我真的特别激动,好像很久都没有看到姥姥这样笑过了。站在姥姥身边,我想起了姥爷,他应该也看到了,也笑了吧。

清明回家去扫墓,也要去看看姥姥,希望她一切都好。

白落梅说过,无论一个人的心有多辽阔,可以收留多少故事,到最后都要还给岁月。我们都是最普通的人,拥有着世间最朴素的灵魂,掌控着世间最平凡的皮囊,却裹挟着世间最高尚的感情。姥姥独自一人走过的这十二年,是一种生命的沉淀,这十二年里,她已褪去岁月洗涤的颜色,化成世间最令我着迷的烟火。

作者:聊城大学外国语学院 刘文娜

摘自:聊城大学校报第11期(2017年4月11日) 第08版

原文标题:希望你一切都好

本站部分资源收集于网络,无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邮箱:daxue164@126.com

有的,只是墙上那张黑白照片和孤身一人的姥姥。 (0
分享到: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选填):

取消
  1. 磨浆机 回复
    踩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