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那些年和这些年的老家

  昔日的鱼游水响、鸟鸣蝉唱还在耳边,我掬一抔清水,静静地望着蓝天,想念儿时家乡的秀美。儿时的我,曾躺在田地里听蟋蟀低吟,曾挽起裤管在河边摸鱼捉虾,曾跑满田野寻找无名的花果……那片青山绿水和那片天地间的欢声笑语深深印刻在我的心版上。

老家的风光

  记得小时候奶奶老家后面有一个土坝,土坝规整着流水,将房屋与农田隔开。我印象最深的是土坝上的槐树,每到夏天,槐花飘香,老远就能闻到。在坝堤上玩累了,三五个伙伴一邀,便上树摘槐花吃。花瓣洁白,不用洗,直接放进嘴里嚼,然后任由甜滋滋的味道由口腔弥漫全身。小时候夜晚外出乘凉,看繁星璀璨,在母亲的轻罗小扇之中,渐渐满席清梦压星河。

  可是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家乡开始失去她的秀美模样。春天,风吹沙尘,天地一片苍黄;夏天,大雨漂起塑料袋、烂纸箱等污物,一并流向小河;秋天,浓浓的黑烟涂抹在原本明净的蓝天上,刺鼻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冬雪落下,最爱凑热闹的麻雀似乎也沉默了许多,白茫茫的大地上竟有些孤寂。

星空夜晚

  那些年,我只想知道,那曾闪烁在我童年夜空里的星去哪了?那几年的晚上,我都很少再外出乘凉,不是家里有了电扇空调,而是我觉得此时的天空再也没有儿时的那种通透明澈。晚上出门,苍穹中只有一片黑压压的沉寂,令人感到十分压抑。我想去大坝上看看,虽然已设想过大坝面目全非的模样,但我决没有想到它会成那个样子。房屋拆走,河水混浊,黄土地上,只有它孤零零地卧在那里,像是个老人在等待命运的审判,又像座无名碑,记录着岁月和沧桑。意兴阑珊,我默默地回去了,只留下它在那里。

乡间小路

  这几年,我在外求学,很少回家。大一春夏的一个小假期,我回到家。第二天早晨,我随父母一起去卖家里种的早熟玉米。走在田间的小路上,我好奇地打量着四周,仿佛刚认识这个世界似的。我印象里的农田中应该飘着塑料袋、尘沙飞扬。可眼前的这个绿色世界里,一条条阡陌把农田规矩得整整齐齐,田地前方一条水渠静置,有小股清流在欢快流淌。向远方望去,或高或低,或黄或绿的一片片庄稼,像地毯一样绵延铺向远方,玉米、小麦、花生……我嗅到了自然的气息,那是种沁人心脾的万物生长的特有的芳香。

乡村晚霞

  傍晚回家,夕阳斜照里,眺望远方,看云看天,都觉得有一份惬意。

  在那之后几天,我又想去大坝看看,心中依然还有那抹执念。走在路上,向大坝远望,老槐树依然不在,不过,坝下新开出了个池塘,坝上栽了柳树。池塘中荷叶随风飘舞,更有几个待放的花苞……不知为何,心底有种莫名的兴奋,游玩了一会我向回走,拐过路口后猛然间被一阵香气侵袭,槐花香。小时候的记忆被翻动,不知是嘴馋还是心痒,顺手摘了几朵槐花放进嘴里,再次享受那份清香。小时候尝得是一份甜蜜,现在品得是一份怀念。

美丽的星空

  晚上吃完饭,我问母亲:“天上还有星星吗?”“有。”母亲头也没抬地继续看电视,“天上啥时候没有过星星?”“我咋没看见?”“什么看不见!你仔细看看,每天晚上都有。”“每天晚上都有?”“都有!”“那阴天还有吗?”“有你也看不见啊?咋还想起看星星来了?”母亲疑惑地看向我。我笑笑:“没啥,还以为家里看不见星星了呢。”“这两天天阴,估摸过两天天晴了就能看见了。”母亲说完,便看电视去了。只剩下我自己,在一旁偷偷地笑……


作者:聊城大学环境与规划学院 郑明岩

摘自:聊城大学2019年第21期第八版

原文标题:那些年,这些年

图片来自网络,仅供交流。

本站部分资源收集于网络,无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邮箱:daxue164@126.com

小时候尝得是一份甜蜜,现在品得是一份怀念。 (0
分享到:

评论 4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选填):

取消
  1. 缝纫机 回复
    以前经常回去,现在好像回去一次
  2. 违章代办 回复
    美文
  3. 热搜 回复
    文章不错非常喜欢
  4. 今日新闻 回复
    文章不错支持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