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世界里的理想之光 ——读《平凡的世界》一点感想

平凡的世界

作者:陈柯 来源:宁夏大学报

    随着电视剧《平凡的世界》热播,路遥热再度旋起。我也再度捧起原著。尽管电视剧基本按照小说情节改编而成,但我还是喜欢看原作。在一杯清茶旁边,掩卷遐思所带来的惬意或凝含泪珠所引发的沉思,是电视永远无法赐予的心理享受。在《平凡的世界》里,有相似经历的50后、60后、甚至70后奋争的影子,看着孙少平的经历,我们在内心深处都有一种奋斗的激越和理想的隐痛。人们可以从许多视角感受和阐释《平凡的世界》,但我感受最深的是:这部著作反映了路遥对平凡人奋争之路的理想光芒,是路遥尝试治疗千千万万不甘颓废的青年心痛之病而开出的一付理想药方。

    主人公孙少平是路遥在作品中着力刻画的艺术典型,这一典型的意义在于寄托了作者对普通人抗争命运的追求理想。路遥将这一典型人物总是置于困境中折磨,然后再让其力争寻求精神超脱路径。读书时由开始不敢面对同学吃焦黑的高粱面馍到后来成了班里的“人物”,孙少平靠的是骨子里一股拼劲。虽然高中毕业回乡做了民办教师,但不久便因学校撤销失去了对农家子弟来说“再好不过的营生”。不甘心一辈子在山沟沟里做农民,他毅然走出黄土地,流浪街头打工。最终在“高干”子弟田晓霞的帮助下,他才得以去铜城煤矿当了“不愁吃,不愁穿,工资大”的正式工人。这是孙少平由农民到工人的一次阶层跨越。在那个年代,对于孙少平这样的农家子弟,这是一次意义非凡的纵向流动。

    我在读小说时思考:路遥为何不让孙少平走金榜题名改变人生的路径呢?1977年孙少平高中毕业后,中国恢复了高考,千万个孙少平似的农家子弟,通过高考跨过独木桥实现了农门坎前鲤鱼一跃(笔者便是其中之一的幸运者)。三年民办初中教师职业足以让孙少平通过刻苦复习而跨入田晓霞就读那样的校门。路遥让主人公未走自己的路,或许是为了更加突出地寄托理想中平凡人生寻梦之旅曲折的心路历程。

    孙少平奋争的是由物质低层需求跨越精神高层需求。按照马斯洛(Abraham  Harold  Maslow)的需求层次论,孙少平通过奋争,由最低的物质生理需求满足追求到了安全需求满足,之后便在社会需求到尊重需求层次过渡中苦苦挣扎。这是绝大多数平凡人难于跨越的一道坎。在阶层固化的社会环境中,这种追求充满痛苦和孤独,需要承受力图冲破现实困境寻找人生尊严的心理折磨。借孙少平之口,路遥倒出这种追求的苦水:“我不是为了扬名天下或挖金子发财。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和身上攒着一种劲,希望自己扛着很重的东西,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不断头地走啊走……或者什么地方失火了,没人敢去救,让我冲进去,哪怕当下烧死都可以……”

    除了将人生追求之梦寄托于这一典型人物,路遥还将理想爱情赋予孙少平。小说着力渲染孙少平对书籍的渴求:在敞口子窑洞的麦秸铺上,他忘我地大声朗读《牛虻》;为了看书,他选择独居没门窗、没任何生活设施的楼房,在麦秸铺上,在烛光下,彻夜一口气读完了《白轮船》。路遥如此塑造主人公追求精神享受,是为了让这一艺术典型能够“脱俗”。“高干”出身的大学生田晓霞,有一份令人侧目的省报记者职业,然而却“屈尊”挚爱着孙少平这个煤矿工人。这是路遥设计的一种跨越物质差距与习俗思维的理想爱情模式。为了让理想爱情得到逻辑合理性支撑,路遥将孙少平塑造成一个精神上的强者。爱情是一个人上进的不竭动力源。孙少平的追求,自然少不了女性吸引的潜意识驱动。上高中时“蛮拼”,他有与郝红梅处“相好”的动力,也有田晓霞魅力的吸引。为了追求爱情,孙少平毫不犹豫拒绝了生活富裕的曹支书让他做倒插门女婿的想法。小说情节明确显示:在得到田晓霞爱的垂青后,孙少平获取了追求理想的无穷动力。路遥并非不明白:在尘世中,这样纯洁的理想爱情难以久存,也难以符合世俗逻辑。借田福堂之口,路遥为自己塑造的理想爱情寻找籍口:“孙玉厚这两个儿子,身上是不是都有魔法?”为了不让这种纯洁爱情理想破灭,路遥让孙少平与田晓霞未能最终走到一起,小说选择了因女主人公辞世而中断爱情。孙少平最终走向了师傅的遗孀惠英嫂子……

    孙少平奋争痛苦的源头在于社会环境。小说揭露了普通人拼搏所遭遇的种种机会不平等困境。对社会流向通道封堵问题,路遥在痛苦深思,在孤独追求破解之法,他渴死在逐日的半道上。我时常想:如果路遥还活着,今天他是否会更加痛苦与孤独?社会对个体流向的封闭由来已久。严格的户籍制度使得农民选择横向流动都成为奢求,更别说实现纵向流动。千百年来,中国“农民”与其说是一个职业名词,不如说是一个阶层名词。小说的社会背景是20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社会大变革的探索时期。改革在农村获得成功,加之“政策”松动,为孙少平这类追梦者开启了一道横向流动的门缝。然而,纵向流动的通道仍然严严实实封堵着。路遥正是通过孙少平这一艺术典型的平凡世界,力图寻找一条通过个体努力实现纵向流动的理想路径。今天,社会纵向流动通道仍不畅通,甚至既得利益者刻意封堵使阶层固化成为一种常态。今天,年轻的“孙少平”们经过奋争的失败后,往往选择在沉闷的社会底层吸食听天由命的精神鸦片,用所谓的“心灵鸡汤”自我安慰,逐渐成为自我矮化的“屌丝”。路遥如果活着,情可以堪?情何以堪!

    切斯特·巴纳德(Chester  I.Barnard)认为,社会是一个协作系统,人是协作系统的主体。既然如此,作为组织个体——人的流动是整个系统具有活力的关键要素。如果个体纵向流动通道被既得利益者封堵,则社会就不可避免地缺乏良性发展的活力。不可否认,目前社会纵向流动渠道的封堵物过多,充满着形形色色潜规则。潜规则太多且成为习惯,它不在法律条文中,不在文件中,不在报纸上,不在教材上,也不在书本(小说除外)上,而在饭桌上,在逢年过节的走动中,在闲谈中,在开会的坐姿中,在说话的语调中,在交流眼神中,在肢体语言中……今天,处在社会底层的“孙少平”们,或许是对于潜规则领悟太迟,或者是没有“条件”按潜规则行事,便无奈地自嘲成为“屌丝”。

    李克强总理曾多次谈到要促进社会纵向流动和公平正义。这是国家决策层对社会成员上升通道“堰塞湖”现象危害性的清醒认识。应当相信,环境在趋好。我时常告诉学生:世界相对是公平的,每个人成功所拥有的必要条件——时间就无法被人左右。对于任何人每天都是24小时。抓紧每一刻,为实现自身纵向流动而奋争,应是学子们目前明智的选择。我期望青年学生们彻底摒弃“屌丝”心态,做一个像孙少平一样的奋争者,在平凡人生中努力拼搏,描绘一个个人生需求层次纵向跃升的美丽曲线。

原文地址:http://202.201.128.123:9999/epaper/uniflows/html/2015/04/07/04/04_86.htm

本站部分资源收集于网络,无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邮箱:daxue164@126.com

在平凡人生中努力拼搏,描绘一个个人生需求层次纵向跃升的美丽曲线。 (0
分享到: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选填):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