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霞的等待

    天帝的儿子率领着巡天的队伍又到了西极天。

  每当这个时候,天佑就会显得很不耐烦。可能是因为天帝儿子那火红的长袍,还有他们周身散发出来的刺眼光亮和无名的灼热。

  天帝九个儿子,个个模样奇特。但偏偏都有着一样火红的长袍和刺眼的光亮。他们九个轮流巡天,从东极天开始,到西极天结束。而天佑每天看到的便是照亮整个西极天的那片橘黄。眼神里却努力寻找着橘黄过后的那一抹淡紫。

  西极天应该没有北极天荒凉。多少有些个山树花草,爬虫走兽。只是没有人烟。天佑每天对着的除了孤寂还是孤寂。

  天佑每天将自己的黄金斧擦拭的一尘不染。那柄金斧曾经跟随他征战多年,他已经习惯了看着鲜血从斧刃上滴下来的那种感觉。可是现在,自己身边已经再无半个兵卒。而那黄金斧也失去了躁动,跟随天佑身边黯淡了千个春秋。

  还好,西极天还能体会一下春晓秋冬的变换。还有,每天天帝儿子巡天过后留下光与黑暗的转变。

   每天巡天的队伍到得西极天的时候,也是天佑最痛苦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刺眼的光亮会让他回想起曾经跟天帝征战天际的过往。回想起那柄黄金斧在敌阵中来回冲杀的豪迈。

  那也是他每天唯一期待的时刻。那个永远一身紫衣的女子,西王母的侄女。只是看着她的背影就足够抵消整整一天的痛苦和孤寂。

  紫霞每天只有在天帝儿子巡天将要结束的时候才会在西极天出现。出现在天蓬的视野里。

  那天,跟往常一样,瑶池里面依然雾蒙蒙的,有些压抑。

  紫霞提着一个琉璃的篮子,篮子里放满了蟠桃。那回折的廊子她已经走过千百遍,好像走到尽头总共要六百四十八步。篮子里的蟠桃是刚从蟠桃园里摘来的,那是蟠桃园里第一次结出果实。

  蟠桃园原本不叫蟠桃园,只是一个空旷的院子。西王母从西昆仑搬到天庭的时候,也将西昆仑特有的蟠桃树带到了天庭。刚好种在那个空院子里,于是那院子也就叫蟠桃园了。

  紫霞觉没想到会在那廊子上碰见天佑元帅。那个天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英雄。他一身金黄的战甲,还有闪着微光的金冠。紫霞不止一次的构思着自己遇见这位天界战神的场景。那或许会是一段美丽的故事,有鲜花,有飘渺的烟雾,还有……

  只是她没有想到,遇见这位传说中的人物是那么突兀。让她忘记了思考,更忘记了自己已经在瑶池的回廊上走了多少步。

  天佑站在廊口等天蓬。他就是想跟天蓬道个别。瑶池以前很干净也很安静,有时候暗的可以看见闪亮的星辰。那是很久以前了,他经常跟天蓬在那里喝酒,看着黑暗到虚无的天空。

  只是现在瑶池已经是西王母的行宫,一切都变了,变得不再熟悉。就在他后悔选择这个地方的时候,感觉到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他没有感到错愕,因为他知道,在天界还没有人能够在背后偷袭他。

  那是一个年轻女子,一身紫衣。在那里呆看着自己,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挺有意思的一个女子。

  他转过头了,英气的脸庞上,带着一丝慵懒的笑意。而下一刻,他看着自己笑了。那就是一眼万年么?

  “紫霞!你如何那么怠慢。娘娘已经等候多时了。”一句话惊动了对望的两人。

  “哦,就来。”紫霞恢复过来,手里将篮子紧了紧,急忙随着过来唤自己的红衣仙子朝西王母的寝宫行去。

  二人经过天佑身边时,忙欠身行礼,紫霞偷偷瞧了一眼天佑,又垂头去了。

  “你还有那心思,知不知你犯了大错了!”红衣仙子一脸忧心忡忡,“昨日你织的那段锦绣,如何,如何会将那神鸟绣反了。这次可是犯了娘娘的大忌,恐怕没有回旋了。”

  紫霞听了,心中又是一惊。没来由的又回头看了一眼天佑元帅,正看到天佑皱着眉头朝这边看过来。

 “既然,你那么无私,我看这样,那什么天帝的儿子们不是有巡天的差事么。你就让她去西极天等着接天帝的儿子好了。”

  多么大的罪过,也可以让天佑轻描淡写。就连那西王母也要卖给天佑面子。

  于是,每当天帝儿子巡天在西极天结束的时候,天边就会出现那一抹紫色的云霞。

  已经是一千年了吧。两个轮回的时间,似乎很快就过去了。迎接那天帝的儿子,绝不是什么苦差。只是形单影只,在荒无人烟的西极天。每当西极天最明亮的时候,总会有一个金黄色的战神,跟自己一样的寂寞在那里。

  就是为了看一眼那个金黄色的身影么?只那一眼,便足够一整天的期待。那斜向东方的身影都是那么伟岸。

  今天他怎么不安静的坐在那里了?为什么就连他的背影都显得那么焦躁?一个片刻的走神,就因为他的不同寻常。

  “紫霞,你踩到我的袍子了。”一声怒喝后面跟着就是一巴掌。紫霞的左脸一片赤红。

  “你个奴才,在看什么!”反手,带着风声,紫霞却不敢躲闪。

  这一巴掌却迟迟没有打下来。紫霞看到了天佑,就在身旁,还是那么懒洋洋的。

  “够了。”声音还带着玩世不恭。

  天帝的儿子将手从天佑手中抽出来,上面已经有了淡紫的淤痕。

  “天佑元帅要管闲事么?”即使他是天帝的儿子,在天佑面前也是底气不足。

  “你是天帝的第几个儿子?”

  “我是老四娑罗”娑罗下意识的回答。

  “回去吧,不早了。”天佑又转头对紫霞说道,“你留下。”

  娑罗只能带着侍卫回天宫。

  西极天已经黯淡下来,静立的两个身影越拉越长,最后跟这天地融合。紫霞的眼神在突兀的土地上延伸虚化。天佑静静的看着那个垂头的紫衣仙子。

  “让你委屈了千年。”天佑打破了这唯美的宁静。

  紫霞抬头,第一次如此近而又真切地看着天佑,看着那个战功赫赫曾经统领千军不可一世的元帅。一千年,就换这么一刻,值得么?或许是值得的,那就再过十个千年,能够换来你牵起我的手么?

  紫霞没有说话,她是委屈的。一千年,明明陪在你的身边,却只能偷偷地用眼角的余光将你远望。当你看着远方出神的时候,你可知道我心底的忧伤,你可曾注意到我的无奈我的孤独,我的思念……近在咫尺又似乎远在天涯的思念。

  你为什么不说话,只是清明的眼睛深处,闪着让人心碎的泪光。你可知道,在那个该死的回廊上,你有些错愕的神情,那一眼,已经让我陷进了无法摆脱的深渊。我宁愿融化在你干净温柔的眼光里。

  西极天,就是西极天。就为了每天能够见你一面,哪怕是一个背影就已经足够。

  “用不了太久,你就不用再在这西极天等待天帝的儿子了。”

  什么?紫霞眼神里闪过一丝慌乱。

  “算了,我送你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天界就要大乱了。”天佑说着就去拉紫霞的纤手。

  却被她躲开了。眼神不再疑惑,而是倔强。轮到天佑错愕了。

  也是一瞬而已。她再躲不过天佑再次伸过来的手。就是那么不由分说,没有犹豫的直冲云霄。向着比西极天还要西的地方飞去。

  那是一座山峰。庄严肃穆,同样也是冷清,没有人烟的冷清。

  “这座山名叫灵山,是天帝也管不到的地方。”天佑松开拉着紫霞的手。

  他弄疼自己了。怎么会这样?难道金戈半生的元帅就是这样的自我么?紫霞轻抚被天佑抓过的手腕。灵山又如何,天帝管不到又如何。

  “如果今次我不死,必定会来找你。你可愿意跟我在这灵山的一隅到老?”

  他还会询问自己的意见么?还有那个必要么?

  紫霞只是看着天佑,这一次,她从他眼中看到了些许期待和些许慌张。点点头吧,点点头或许就是自己想要的地老天荒。

  她不愿意么?或许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罢了,只要她远离了杀伐的动乱,如何都是好的。天佑转身,没有犹豫,朝天庭的方向飞去。

  你为什么不再等下一刻。难道那就是战神的骄傲么?那你何不再骄傲一点,我会在这个地方等你,生生世世。

  紫霞张大嘴却说不出一句话,喊不出一个声响。他还没有告诉她是多么危险的事情,能让一个纵横天界的元帅都不能把握自己的生死。骄傲如他,是不会让她知道的。

  那个义无反顾的背影啊,你一定要回来,再看那身后的望眼欲穿……

原文地址:http://www.newgxu.cn/cms/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61&id=4418

本站部分资源收集于网络,无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邮箱:daxue164@126.com

0
分享到: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选填):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