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澳散记

◎宁夏师范学院招生与就业指导处 李长

    从澳大利亚访学回来已两月有余了。告别遥远的大洋洲,还是觉得生活在黄土高原上更为自在一些。一段时间以来,经常有同事、朋友问及我在澳洲的感受,零零总总地也交流了不少,但确实很散乱。这几日静下心来,把思绪整理了一下,如果说在澳洲生活的这一段生活可以用关键词来标注的话,那么我想这几个词应该最能表达我的内心感受了,现散记如下。

    惶恐 可以说,惶恐的这种感觉从一登上飞往澳洲的飞机后就强烈地出现了,那日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出关登机,一切过程都显得波澜不惊,没有想像中的复杂,甚至有些平淡,平淡得和平日去国内某地出差一样,原本准备好备查的邀请函、准签信和保险单等一堆材料竟然一个都没用到,原本想象中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一件也没出现,让我在纳闷、庆幸之余不禁有些失落,继而就是一种强烈的惶恐感:这么简单就出国了!我这样的外语水平在国外可以吗?这种感觉一直持续了将近一个月之久,在第一个月的生活中,经常惶恐于上学路上对道路方向的晕头转向,惶恐于面对餐馆中看不懂菜单时的一头雾水,惶恐于在公交车上到底该不该下车时的犹豫不绝,惶恐于在超市里看英文标签时的抓耳挠腮,惶恐于和出租司机牛对马讲时的冷汗涔涔……太多的惶恐,太多的趣事,现在想起来,都不禁哑然失笑。

    惊讶 在澳洲期间,让我惊讶的事同样很多。比如一是对人口稀少的惊讶。尽管在出国前,我对澳大利亚的综合知识已有所了解,但真正踏上这个地球上最大的海岛时,我还是为它的760多万平方公里上仅生活着2300万人口,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只有近3个人而叹为观止!难怪有人说,在澳洲旅游时,逐渐会对各种随处可见的动物司空见惯,而偶尔惊呼的声音往往是“看,那儿有一个人”。二是对接待简单的惊讶。那日下午,我们一班人刚到达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时,接到通知说校方要为我们接风,请我们吃饭。大家很高兴,做好了吃大餐的准备,甚至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的倦意也减退了不少。可到了接待现场一看,就是在教学楼大厅中间摆放了几张方桌,上面摆放着一些甜点、水果和饮料,连椅子也没有,大家围桌而站,个个一脸诧异。后来我们又陆续参加过几次接待,才慢慢明白,这就是他们的习惯。三是对形式简单的惊讶,我们在澳国立学习的过程中,授课的往往都是一些专家级的重量级人物,可校方似乎对讲座的形式要求非常简单,甚至是没有。从来没有看见有大型横幅、喷绘背景之类的去宣传、渲染某项活动。甚至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天文学家布莱恩·施密特教授来为我们做题为《赢得诺贝尔奖之路》的主题报告时,学校也只是在教室门口贴了一张A4纸大小的通知,标明了报告的时间、内容与报告人。

    感慨 在澳国立学习期间,我租住在一户普通澳洲人家中,每天和堪培拉普通市民一样地作息起居,因而有了更多的机会去深入观察、体验澳洲生活。在这期间,有许多事让我很是感慨。一是友善的人际关系。每天在住所周围走路与路人相遇时,他们总是会说“morning”或“hello”,微笑着致意。我们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难免经常问路,几乎所有的被问者都是热心指点,或者帮忙带路。甚至有一次,一位澳洲老太太看我们几人在公交站前等候了好长时间也等不来车,就热情地问我们要去哪里,当得知我们要去观看国家阅兵仪式时,她竟然主动开车带我们前往,让我们非常感动。二是浓厚的学习氛围。在堪培拉的公交车上,我经常可以看到一道独特的风景线,那就是,在车上利用短暂的乘车时间阅读学习的人们。他们在上车落座后,掏出书来,翻开书签记号的位置,全神贯注地投入到阅读中去。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无论是谁,那幅捧书而读的场景,总是让人觉得那么美丽,那么动人。因此,好几次我都用手机悄悄拍下了这种图景。三是强烈的交通安全意识。我经常骑车往返,沿途遇见骑车的人们都是全幅武装,带着头盔,穿着反光背心。一次我骑进校园后,嫌头盔太热,摘下来挂在车把上,一位女教师跑过来给我讲头盔对骑行安全的重要,强调我要注意交通安全,让我很是汗颜。开车的人们也非常谨慎,他们上车后就自己系好安全带,而且还要检查其他人系好后才开车。我有一次搭乘房东老太太的车,当时我坐在后排,认为路不远,可以不系安全带。结果后来不仅系了,还被她说教了一路,让我在慨叹老太太唠叨的国际普遍化同时,也很感慨于交通安全意识的深入人心。车辆遇到要过马路的人时,严格遵循行人优先的原则,司机总会挥手示意让行人先走,这点在我刚到澳洲时还很不适应。车辆在转弯、变道、过路口时,司机的那个超级谨慎啊,反复左顾右盼,确认安全后才小心通过,那种场景至今历历在目。四是和谐的生态环境。澳洲的蓝天碧水自不必多说,单就人与动物的友好相处来讲,就非常让人感慨。我每天上学路边,各种鸟比比皆是,并且都不怕人,撒一把饼干渣,它们就蜂拥而来,场面惊人。刚到时,我在别处看到了一次袋鼠,庆幸欣喜不已,后来才发现,在我住所对面的山坡上,每天都有大量袋鼠蹦来跳去,与人们比邻而居,互不干扰。

    感悟 因为外语水平的缘故,在澳洲的生活过得有些磕磕绊绊、稀里糊涂。尽管那段日子恍若昨天,但人确实已是回来继续按部就班的生活了。仔细体味,在那段日子里有几方面的心得还是很深切的。一是外语的重要。不必说外语在国内各类考试中的重要,单就对外交流这一项来讲,外语作为国际化的重要工具,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曾经有访学的同学对我说,在国外,才深切地体会到了文盲的感觉,让我啼笑皆非,我们相互调侃说,文盲至少还可以听懂,可我们听得都很艰难,可见连文盲都不如。记得在初入澳洲,在机场入关时办理完手续时,我对海关工作人员说thank you,他马上用汉语答到谢谢,气氛友好,场面搞笑。二是环保的重要。几乎每一个到过澳洲的都会惊叹于其生态环境的优良,可我们看过资料才知道,澳大利亚共有11个大沙漠,大部分国土是干旱或半干旱地带。由于降雨量很小,澳大利亚是全球最干燥的大陆,政府严禁使用地下水,饮用水主要是自然降水。因此,我们见到的所有居民住宅,无一例外都在屋檐下安装有收集雨水的设备,并且节水观念深入人心。三是开放的重要。澳大利亚的经济高度发达,2013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全球排名第12,人均生产总值排名世界第5。其教育具有世界一流的水准,已先后有十三位科学家获得过诺贝尔奖。其体育运动相当普及,是一个体育运动大国,在奥运会上的奖牌数量长期高居世界前五名。这一切在很大程度上源于澳大利亚是一个典型的移民国家,被社会学家喻为“民族的拼盘”。先后有来自世界120个国家、140个民族的移民到澳大利亚谋生和发展,多民族形成的多元文化也在一定程度上促使了澳大利亚的发展。

    匆匆结束此文时,窗外天色湛蓝,让我不禁想起了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天空,人口那么少一个城市,市内人口不足30万,被我们戏称为“堪村”,在“堪村”的时光短暂,但却在人生的岁月中留下的难以磨灭的记忆,让人会常常去追忆、品味。

转载自:http://news.nxtu.cn/info/news/Content/5185.htm

本站部分资源收集于网络,无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邮箱:daxue164@126.com

在“堪村”的时光短暂,但却在人生的岁月中留下的难以磨灭的记忆,让人会常常去追忆、品味。 (0
分享到: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选填):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