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翻译成就的自信

文/严文华
作者系华东师范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副教授、博士。


    20多年前我到上海读研究生。刚到上海时,体验到强烈的不适应,是那种从小地方到大地方的不适应。

    在学习上也有强烈的反差感:每个人懂得都比我多。大家在一起上课时,我感觉自己似乎不是一个研究生,而是一个小学生。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我遇见第一个外国专家。

    其实,这个老外本来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当时他是到学校里来访问的美国专家。那时候,对外交往还不多,所以这个老外来学校里还是非常重视的,连接待、交流的一些细节也在会议上讨论。我们这些研究生被安排参加交流会议。那时在交流中有一个重要角色是翻译。研究所里有一个外语系毕业的博士生,他被指派做翻译。没曾想在美国专家到上海之前,这位师兄家里有急事,他紧急离开了上海。这下翻译就成了问题。根据考研时的英语分数,我和另外一个研究生被临时指派为翻译。

    之前我从来没有当过翻译,不知道翻译具体要做一些什么,而且和外国人的接触很少,我运用英语的机会也非常有限,所以我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做好这件事。好在初生牛犊不怕虎,我们也就懵懵懂懂地做了。

    那一次的翻译并不仅局限于在学术会议上,而是包括接待。接待的第一天是我们带着老外Robin去外地。见面后我就叽里咕噜说个不停,因为之前我跟导师说我担心做不好翻译,导师给我的建议就是“多说、多练”,我抓紧一切时间练习。Robin回应着我,但显得有些没精神。我后来才知道:他还在倒时差。我们所有的人都没有接待外宾的经验,不知道在第一天不适合给长途旅行的人再安排到外地旅行。

    傍晚回到Robin所在宾馆时已不早了,我们以为Robin会马上休息。但他留下了我们两位翻译,因为第二天他要做学术演讲了,他想确认我们都已经了解了他要讲的主要内容。我连连点头“Yes, yes”,我们在路上已经谈过了,我觉得自己已经知道了。“那你能把主要意思讲给我听一下吗?” Robin和蔼可亲地说。我的脸马上皱成了苦瓜:我只在心里知道大概意思,哪里能用英文再说出来呢!Robin让我们坐下来,耐心地开始和我们沟通。他说一段英文,让我们再用自己的话复述给他听,确保我们理解了他的话。做完后我是连蹦带跳地离开了他住的宾馆:因为我听懂了他讲的每一句话!耶,我也可以和外国人自由沟通了!

    第二天讲演的效果很好,我们的翻译也很流畅。结束后,老师们纷纷夸我们翻译做得好,同学们也对我们刮目相看。后来Robin在上海的几天都是我们两位翻译全程陪同的,连续沟通下来,对自己的英语开始有信心起来。那几天耳朵里听到的上海话也会被自动转换成英文。

    这以后,其他系有一些外事活动也会拉我去做翻译。我对自己的其他方面也有了信心,整体朝良性方向发展。

    后来我写信给Robin,感谢他让一个自卑的女生拥有了自信。他回信说:“我不觉得是我成就了你的信心。你的英文本来就很好,我所做的只是让我的英文和你的中文磨合得更好。”我开始问自己:我的英文真的很好吗?

    我不确定。我只能很肯定地说:读本科时我最喜欢的课就是英文课。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欢。每学期领到英文书,我都会先读一遍。不论是精读还是泛读,我都会很享受地读。遇到自己喜欢的文章,我会反复读,就像把一枚橄榄放在嘴里慢慢咀嚼、品尝。我会把自己喜欢的文章翻译成中文,自己把玩,也分享给同学看。我还会把这些中文再翻译回英文,对照课本,看看我的翻译和原文有什么不同,有时原文中的一些精妙之处让我很有触动。没有任何人要求我这样做,也没有任何人教我这样做,我只是享受这样做。那时我能够读到的好书不多,英文课文有时会打开另外一扇窗,让我去思考很多超越语言的东西。书中的课文大多是节选的,我常常在想那一整篇文章会说什么,那一整本书会传递什么。这种热爱和机会相遇时带来的结果,是我没有料想到的。从来没有预设过这种非专业能力的提升,会让我在专业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文章选自2014年9月《大学生·中国校园》 大学生杂志微信号:daxueshengzazhi)

本站部分资源收集于网络,无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邮箱:daxue164@126.com

0
分享到: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选填):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