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抱道和拥书的人生”

  我清楚地记得,1983年秋我从苏北“西游”来到大西北古都西安。刚入校读研究生的时候,有一次和导师黎风先生谈起自己读路遥小说《人生》的深切感受,导师却似乎有点不屑地说:“那也叫人生?”然后话语便转为释疑,说:“那比我们曾经经历的遭遇可要顺多了啊。”随之就娓娓道来,细说起他和老朋友卫俊秀先生当年曾经遭遇的政治风波和各种不幸的人生经历。这些被侮辱、被损害、被流放的经历,说起来至少可以编成几十集电视连续剧了。而卫老比黎风先生还多了牢狱之灾以及多年的劳教,命运显然更曲折坎坷,“抱道”意志也似乎更加坚韧不屈。由此我对卫俊秀先生便产生了某种强烈的好奇心。不久,我便在导师黎先生的带领下,前往卫老家中拜访,后来便自己去,或者伴随索要墨宝的朋友一起去。特别是在我谨遵师命留校任教之后,在家属区的路上也会经常碰上卫老,每每问候之余便兴冲冲地谈起书法来。可是有一件至今思来仍深感惭愧的事情,就是我的导师黎风先生,作为卫老的一位挚友,曾严肃认真地叮嘱我抽出时间为卫老写一部传记。但我自知写点枯燥的论文还凑合,要写史料梳理和文学描述有机融合的人物传记,却真的丝毫没有信心。于是乎就有了某种心理障碍,反而不好意思继续贴近卫老了。尽管平时也留心搜集卫老资料和珍藏卫老书法作品,但直到卫老去世也没有开写传记,只是将卫老赠的一幅字装裱了挂起来,以表敬仰之意。后来还借一次参加书法展览之机,精心书写了“高山仰止”条幅以表对卫老的哀思和追念。今后则打算寻找机会进行相关的专题研究,为弘扬卫老的书法文化精神略尽一点心力。

  在我的印象中,作为师大人的著名书法家卫俊秀先生特别爱书写的八个字就是“抱道不曲,拥书自雄”,而他本人就是践行这“八字真经”的一个堪称“典范”的人物。

  关于师大学风“抱道不曲,拥书自雄”的由来及解读,已经有相关的专家论证和学校领导的话语可资查询了。但我想,在学风建树如何塑造人生的意义上,结合卫老的人生追求和艺术实践来谈,也许还是一个不错的角度吧。因为卫老用真正刚健俊秀的一生,生动地体现了“抱道不曲”的人格精神和“拥书自雄”的人生风范。

  窃以为,卫老的“抱道不曲”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卫老对人世间存在的正直之道有清晰的认知和坚定的信仰。正所谓“人间正道是沧桑”;余则曰“正道激发正能量”!尽管对“道”的歧义理解多种多样,“文以载道”也会因时代嬗变而被不断赋予新意,但卫老用生命卫护的必是“俊秀”的正直、正常、正当的正道,而非曲意逢迎、腐败堕落的歪道;他所信仰和抱持的也必是符合民族文化传统大道且能体现现代良知的文化之道、精神之道。卫老对“道”的理解可以从他兼容鲁迅“硬骨头精神”和庄子“超越世俗精神”的思想取向中看出,也可以从他力避俗不可耐的市侩之气的书法世界中看出。二是卫老用自己的一生“抱道不曲”,积极面对人生的各种严峻考验。卫老在人生屡屡遭遇重大挫折时总是能够不屈不挠,独立不羁,坦然豁达,积极乐观,这确实殊为不易!他虽然不是陕西师大培养的学生,但他有缘在陕西师大工作并修养身心,在教书育人的同时坚持练习书法、创化人生,这些都证明他就是真正的师大人。虽然他在陕师大期间也并非一帆风顺,在扭曲的时代里也曾蒙冤被斗,命运多舛,但他总能做到任劳任怨、忍辱负重,且喜赠人玫瑰,成人之美,在本质上始终葆有师大人的良善本色。当怀念他高洁人格的人们来到卫老墓地时,都会看到一块耸立的镌刻有卫老手书“抱道不曲”字样的碑石,睹之便会令人肃然起敬。

  在“拥书自雄”的卫老这里,或从“书”的多义性来看,“书”可以指书籍(books),也可以指书生(intellectual),还可以指书法(calligraphy)。由此可以说,卫老的“拥书自雄”主要体现在这样三个方面:其一是拥有“勤读书”的一生。卫老一生一心向学,读书治学是他不懈的追求,正是这种读书精神使他成为贯通古今、积学深厚、见解不俗的一位现代学者,一位学高为师的和蔼长者,一位雄视当代书坛的书法大家。其二是拥有“多著述”的一生,常以“景迅”“若鲁”等为笔名的卫老,一生崇尚学术,求学问道,成果斐然。由于青年时代的阅读和爱好,使他通过阅读进入了鲁迅世界,并在早年就曾撰写《鲁迅<野草>探索》,成就了鲁迅散文诗研究史上一部具有开创性的专著。到了晚年,卫老听从老友黎风先生建议,将此书稍加修订后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再版,进一步扩大了他在鲁迅研究界的影响。他还在文学、书法、庄子等研究方面,写出了一些重要的论著,在学术上持续做出了重要的贡献,除了一些论文,还有《傅山论书法》、《卫俊秀碑帖札记》、《居约心语》、《卫俊秀学术论集》、《庄子新诂》及《卫俊秀日记全编》等多部著作行世。其三是拥有“爱书法”的一生。近年来,卫老印行了《卫俊秀书法》、《卫俊秀书历代名贤诗文选》、《卫俊秀书古诗十九首》、《卫俊秀鲁迅全诗》、《卫俊秀草书古诗》和《当代书法家精品集·卫俊秀卷》等多部书法集。他曾在《我与书法》中极而言之:“我从幼小时起到70岁时,是个悲剧,能有今天,书法之恩也。”书法之于卫老,不仅有艺术追求、精神升华的作用,而且有生命救赎和再造的作用,因此,在卫老这里既可以说“拥书自雄”,也可以说“善书自雄”。晚年的卫老显然更加眷顾书法,不仅书法作品增多,也整理了书法文稿并撰写了多篇书论文章,其中也曾对“抱道不曲”的前贤傅山表示了钦敬,赞美了傅青主刚直不阿的人格精神以及“四宁四毋”的书法美学思想。傅山曾在《病极待死》一诗中吟道:“生既须笃挚,死亦要精神。”对此,卫老显然也有着深切的认同。最后,在卫老刚毅劲健、耐人回味的书风感召下,我们也可以企望学风与书风的统一,将学习和书写紧密结合起来,因为事实上,中国源远流长的书法文化精神原本就与教书育人的宏伟目标是契合的。

  作为能够体现我校学风的典范人物之一,卫老用一生践行和书写着“抱道不曲,拥书自雄”,不仅实现了传统意义上的“老三立”( 立德立功立言),也达到了现代人追求的“新三立”(立人立家立像)的人生境界。我们作为师大后来人,也要由衷点赞这种富含正能量的积极人生,并且见贤思齐,努力创造属于自己的“抱道和拥书的人生”!         

(作者李继凯 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 摘自陕师大报第543期第4版)

本站部分资源收集于网络,无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邮箱:daxue164@126.com

抱道和拥书的人生 (0
分享到: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选填):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