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和导师:记忆片段

  晚上独坐在空荡荡的教室,思绪不觉地回到和导师相处的片段:

  片段1:2013年十月的一天,天下着雨,研招办老师给我打来电话:“你有机会保送本校研究生,如果想珍惜机会,就及时填表确认,并且和想报的导师联系。”最初的意愿是报钢结构方向,由于某些原因我选择报混凝土结构,最终我和混凝土方向的大牌教授白国良老师取得了联系。老师让我下午3点去找他,2:50我到了白老师办公室,看到他已经在等我了。老师耐心地给我谈了他的研究方向、行业的发展形势,一谈就是一个多小时。期间有3个电话打过来,老师都没有接,和我谈完后才拨回去。白老师的准时准点、语气和善、平易近人、待人尊重……这些小细节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让我对白老师平添了几分敬意。

  片段2:去年十月的一天,浇筑混凝土按部就班地进行着。从早上8点一直到晚上8点也没有任何结束的迹象,每个人虽然很累但没有任何抱怨。八点一刻左右,白老师的出现打破了正常的节奏。我以为白老师只是简单问候一下就会离开,但白老师寒暄了几句后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拿起工具和我们一起干起活来。白老师时而指导技巧时而给我们讲述他奋斗的经历,气氛和谐欢快。浇筑混凝土到十点才结束,白老师收拾好现场后才缓缓离开。这次和白老师一起加班的过程中,感受到的是一名和蔼可亲、德智兼备的长者。

  片段3:寒假里的列车再次驶往固定的方向——家,但此次回家没有任何的愉悦,取而代之的是沉重——爷爷病危。我和爷爷的感情很深,是爷爷最疼爱的孩子,有任何好吃的,爷爷都会第一时间想到我。那句“留着给刘亚吃”承载了多少关爱和惦念。2015年春节,家里没有烟花,家人都在医院陪同爷爷。最终爷爷没能战胜病魔,安静的离开了我们……由于爷爷去世,我给白老师发了请假信息,没想到白老师紧接着给我拨回电话,电话中不知是我内心的脆弱还是白老师给的亲和力,我把内心的悲伤一并说了出来。白老师通过自己的一些经历,抚慰了我一番。送爷爷的那几天,我没有像五年前父亲离开那样泪如泉涌,不能自已。也许是因为我认同了白老师所说的,“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我们最亲的人会慢慢离开我们,这是不可改变的规律,我们所能做的是接受这个现实,并照顾好尚在人世的亲人……”

  片段4:送走了爷爷,我踏上了返校的列车,列车即将把我身体连同记忆抻到另一个站点。火车到达站点,感觉整个人只剩了躯壳,没有了动力,只想找一个没有人打扰的地方,消沉完所有的悲伤。返校第四天,我去找了白老师,给他说了我的情况,白老师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给我说了很多,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这几句话:“人都有一个阶段会经历一些打击,这打击可能会使你感觉没有了主心骨,很多人在这打击之后一蹶不振,这是一种人生;也有一些人选择让自己忙起来,也许他们的忙碌在外人看来并没有多少意义,但对他个人来说意义重大,一个精神的过渡期,如此选择又是另一种人生……”之后的日子里我找到了自己忙碌的方向——英语,一直坚持到今天,也许真的没什么意义,但对我来说至少已不再低迷消沉。

  人生要么精彩,要么平淡,既然活了下来,就该努力让自己的每一步趋向辉煌。以上片段,记录了白老师用其爱心、耐心,关心着研一的我,也必将会用严厉、严谨、严肃鞭策研二、研三的我。


作者:刘亚,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土木学院结构工程专业2014级硕士研究生

导师:白国良,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级教学名师

(摘自 西安建大报(网络版) 总第961~963期  第10版·“我和我的导师”征文选登)

(原文标题:记忆片段)

本站部分资源收集于网络,无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邮箱:daxue164@126.com

人生要么精彩,要么平淡,既然活了下来,就该努力让自己的每一步趋向辉煌。 (0
分享到: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选填):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