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告别曲江

曲江美景

    乙未年鸣啁下弦,业毕。理卧榻,收衣衫,以成弃新却旧之事。是夜,受邀行至乐坊,与高朋纵歌乐酒不甚良欢。明日,揽事成,归于桑梓。

    余偿于归途,作省身悟本之思,以查秋毫之末,纹理之嫌。乃使己身趋贤慕圣,六气俱达五音晓畅,自忖之。然,实则不若,归心切然,风光无限里游走蓊蓊郁郁,忽觉万川流水,又闻百鸟啁啾,车过处,景益秀,自窗望去,能以方寸之间揽尽秦川四秀。复前行,不觉至,先思之事已忘矣。

    自余至太学已二年,事事俱躬亲,未敢怠。自知愚,每遇杂疑难理,必请师焉,或遇其怒斥,则愈礼之,未敢争执对错,俟其笑颜,则又请焉。虽未有大成,幸预君子之列。承师之宠光,位列领袖之后。常于课间饭后与友闲谈,暮寝而归之。或负书篮在身,飞车走巷。思君子,必至舍,酌杯共叙昔年旧日。总览今年事事,虽无大患,且无盛事,每日如波澜不惊,如梦似幻,盖余之性若此乎。

    如先言,亲者,倦鸟之巢也,旅居于外,寄心于内,单身顾影,忘身后步履连连,睹物之情难以言表。岁益岁,归益少,桑梓之情莫敢忘,随时问候抵万千。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观先贤至圣言,吾亦有思。是故同一物,千人观,千般言。偿追思窈窕之女,秀丽之姊,终不可得,郁郁寡欢。亏人指点,顿悟。只待修身齐须眉,缘到来时自相见,如是而已。

    于归家中,疏于工笔,方思前想后,终成未来大事。料夏末毕,做此篇,以记之。待期年之后,观余所言。

作者:西安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自132班 华晨

转载自:http://xiaobao.xaut.edu.cn/nr.jsp?urltype=news.NewsContentUrl&wbnewsid=325775&wbtreeid=9831

本站部分资源收集于网络,无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邮箱:daxue164@126.com

待期年之后,观余所言。 (0
分享到: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选填):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