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时光倒流

时光倒流

>1<

    董杉想不到跟旧情人会有这么狗血的相遇。

   当时董杉正站在民政局外面,对坐在车里的老公发飙,“你下来,是男人你就下来!你不是说离吗,我们现在就去办手续!”

   老公缩在车里死活不肯出来,“刚才是话赶话,我现在后悔了。”

   “现在后悔晚了。你下车!”

   “我不下。”

   “这日子我早过够了。你下车!”

   “我不下。”

   “今天说什么也要离。你下车!”

   “我不下。”

   就在两个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有一对男女冷着脸,沉默着从民政局大门走出来,他们的车子就停在董杉家车子的旁边。两个人走到车边,男人问女人:“需要我捎你一段吗?”

   女人“哼”了一声,什么话都没说,冷冷地独自走掉了。

   男人准备上车,听到董杉在吼,“是男人就说话算话,你赶紧下车,麻利点把手续办了!”他不由得看了董杉一眼,目光却在她身上顿住,忍不住喊了一声“董杉。”

   正在咆哮的董杉听到对方的声音也不由得扭转头,登时一愣,“彭晓?”

   两个人一个脸色灰败,一个脸红脖子粗的,就这么对视了一阵,表情都尴尬。后来还是彭晓先打破尴尬,“嗯,那什么,你来这里……”其实他刚才听到了董杉的吼声,此刻约略明白她是来做什么的。

   董杉脸更红,“嗯,我……”终究没有说出口,只能问彭晓,“你来这里做什么?”

   彭晓倒是毫不避讳,“我来办离婚手续的。”

   “唔。”董杉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年头,连离婚都扎堆了。

   彭晓又说了一句,“现在办这个很简单,一会儿功夫就办完了。”

   董杉又“唔”了一声。

   两个人都沉默了,这样站着实在尴尬,彭晓向董杉的车里看了一眼,识趣地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改天电话联系。对了,你号码多少?”

   董杉报出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彭晓存了,上了车,缓缓驶走。

   董杉还在发愣,老公从车窗里探出头来,“我刚想起来,家里的热水器烧着水忘了关,咱们得赶紧回去。”

   “婚还没离呢。”董杉回过神来。

   “改天改天,赶紧上车回家。”老公说。

>2<

   董杉连续几天脸色不好,话也少。她开着一家鞋店,还在两家商场租了专柜卖鞋子,最近生意不怎么景气,店员小晴以为她是为这个忧心。

   “杉姐,咱们是不是该进一批新货了,不断上新才能吸引顾客。”小晴建议。

   董杉又哪里会不知道应该进货了呢,可是最近店里资金紧张,本想从家里拿点积蓄出来应应急,可是没想到,老公韩进不声不响地拿了家里十几万借给他二姨家表弟买房了。董杉问起来,韩进又是那套二姨从小对他好,现在她为了儿子结婚买房的事儿都急病了,不好意思不借钱给她家的说辞,还说表弟承诺很快就还回来。这么多年,韩进在亲戚朋友中间一直是个滥好人,谁有难事都来找他,他总是有求必应,到后来只要他帮不上忙的事儿都成了他的不是。董杉忍了多年现在忍无可忍,跟老公说这钱多半是她赚的,现在她要用,让他去要回来。韩进当然不肯去要,两个人爆发了激烈的争吵,一直吵到民政局门口。

   ......

   这些事情,跟外人多说无益,董杉只是对小晴说:“现在进货款凑不出来,店里屯的货也太多,只能多想办法搞促销活动。”

   小晴点点头,想起了什么,“对了,杉姐,刚才你出去的时候,姐夫送了胃药过来,说你早上走的时候忘了拿,让你记得按时吃。”

   这几天天凉了,又因为生了气,董杉胃病发作,找医生开了胃药,药是一天吃三次的,她早上走得急,忘了带。

   小晴笑眯眯地把药递给董杉,“姐夫真是关心你。”

   董杉接过药说道:“谁稀罕她的关心,我现在都后悔当年鬼迷心窍嫁了他。”

   小晴笑道:“看姐说的,姐夫是个多体贴的人呀,大家都羡慕你呢。”董杉人漂亮,气质好,又能干,相比而言,他中等个子、有些木讷的老公就显得平庸了一些,但是小晴觉得,董杉的老公当年能追到董杉这么优秀的姑娘,一定有他的过人之处。她忍不住八卦了一下,“姐,当年追你的人一定很多吧,姐夫是怎么击败众多对手追到你的?”

   “他哪里是击败别人,是我爸妈硬撮合的。”董杉叹了口气,当年追他的人的确不少,比韩进条件好又解风情的也有,比如彭晓,可是当时董杉爸妈硬是看中了少言寡语木木讷讷的韩进,一味撮合,种种机缘巧合之下,董杉最终嫁给了韩进。董杉觉得,韩进人老实是不假,可是性子温吞,头脑不灵活,缺少生活情趣,这些年,两个人的日子越过越温吞,越过越没有激情。董杉此刻喃喃说道:“如果时光可以倒流……”话说了一半又停住了。

   小晴在旁边笑了,“姐,如果时光倒流,你还会选择姐夫吗?”

   是呀,如果时光倒流,她还会选择韩进吗?当年董杉就差点嫁给了别人。

>3<

   1999年的时候,董杉二十出头,正是最灿烂的年纪,她人漂亮,性子又活泼,爱笑,一笑起来,周围的世界一片明亮。

   那会儿董杉正跟彭晓谈着一场风花雪月的恋爱。原本追求她的人不止彭晓一个,不过别人见她和彭晓的关系蜜里调油,也就望而却步了,只有邻家小伙韩进还在不声不响地关心着她。

   韩进人太木,不是董杉喜欢的类型,董杉喜欢幽默浪漫的男人,彭晓就是这样的男人。

   彭晓会弹吉它,会为董杉无数次弹奏她喜欢的《那些花儿》;彭晓爱旅行,会带董杉去一些浪漫新奇的地方;彭晓会储存各种笑话,会在董杉不开心的时候分分钟把她逗乐;彭晓能淘到董杉喜欢的各种影碟;彭晓把为董杉拍的各种美照做成相册;彭晓能想出各种五花八门的纪念日,给董杉带来惊喜。

   .......

   董杉的父母却不看好彭晓,父亲说他“华而不实”,母亲说他“不适合过日子”,他们极力游说女儿跟韩进在一起,说韩进人踏实厚道,最适合细水长流过日子。

   董杉觉得韩进哪里能跟彭晓相比,他不如彭晓长得帅,不如彭晓风趣幽默,不如彭晓有才华,不如彭晓工作出色,甚至也不如彭晓家境好,真不知道爸妈是怎么想的。她直言不讳地告诉韩进不要在她这儿浪费时间。

   董杉不顾父母的反对,依然跟彭晓热火朝天的谈着恋爱,她甚至想,如果父母不同意她嫁给彭晓,她就偷户口本去结婚。

   父母最终拗不过女儿,答应接受彭晓,可就在两家老人见了面,两人开始谈婚论嫁的时候,董杉遭遇了车祸。很多东西悄然发生了改变。

   董杉的那次车祸挺严重的,脸部受伤,伤及眼睛,腿部粉碎性骨折,医生说可能会有后遗症,比如视力下降,比如腿跛。

   父母在伤心的同时为女儿能保住命庆幸,朋友们纷纷来看望董杉,当然都是表达关心之后就离开了,只有韩进每天都来,话不多,闷头帮着董杉父母忙前忙后。

   彭晓起初也每天都来,他的到来能让苦闷的董杉稍微开心一点,可是后来他渐渐来得少了,再后来他们共同的朋友告诉董杉,彭晓的父母不让他来看董杉,说她会有各种后遗症,身体堪忧,还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将来要孩子,彭晓也有了退缩之心。

   “可是我们都快结婚了,他那么浪漫的人,不可能这么现实吧。”董杉难以置信。

   “谁说浪漫的人就不现实,很多人在关键时刻都是现实的。”朋友说。

   董杉沉默了。

>4<

   因为受伤严重,董杉康复的进程十分缓慢,关键是她情绪低落,不太配合各种康复训练。韩进每天都来,但是只会默默为董杉送饭、洗衣服、扶她练走路,也   不会讲个笑话什么的。董杉有次发火,“你别来了,你在这里,我一样觉得闷。”韩进就笑笑,“要不我下次带本笑话大全来。”董杉苦笑不得。

   ......

   无论董杉怎样发火,韩进依然每天都来。有天他来的时候发现董杉哭过,却也拙嘴笨舌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来之前彭晓刚走,董杉跟彭晓正式提了分手,彭晓没有出言挽回。

   “你走吧,你们都走!”董杉对韩进发了火。

   “我刚来,往哪儿走。”韩进摆出一贯不温不火的样子。

   “你天天来干什么,你能照顾我一辈子呀。”董杉哭着说。

   韩进被她的哭声吓了一跳,一时无语,半天才说:“我可以照顾你,但是你不会一辈子都需要人照顾,你会康复的。”

   “要是我我眼睛瞎了呢,”董杉说,“你也不在乎吗?”

   “你眼睛不会瞎,医生说了,你顶多视力下降。”他老老实实地说。

   “万一瞎了呢?”董杉看着他。

   “没有万一吧。要是真失明了,我们想办法治。”他说。

   董杉嗓子眼有点哽咽,“我要是瘸了呢?”

   “医生只说有可能,也不是一定会瘸。”他说。

   “我要是真瘸了呢?”董杉执拗地问。

   “咱们想办法治,只要不疼了,能走路就好办。”他老老实实地说。

   董杉嗓子眼彻底哽住,说不下去了。

   董杉半年后完全康复,比预期好很多,视力没有受到大的影响,腿也没有瘸。彭晓又来找过董杉,有挽回的意思,可是董杉心里有了疙瘩,做不到像什么事都   没发生一样,她和彭晓,无论如何也回不到过去了。

   在父母的极力撮合下,她跟韩进结了婚。

   时间一晃,就过了这么多年。

   .......

>5<

   “杉姐你在想什么呢?”小晴的话把董杉从沉思中拉回来。

   “没什么。”董杉说,“我只是想起,我当年为什么嫁给他了。”

   “为什么?”小晴问。

   董杉没说话,她的手机铃此刻响了,她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以为是哪个客户,可是接起来才知道是彭晓。

   董杉和彭晓各自结婚之后,虽然生活在同一个城市,但是少有联系了,时间也早已弥合了当年的伤与恨,他们各自走出了对方的视野。想不到的是,过了这么多年再相遇,竟是在民政局外面。

   “你这几天还好吗?”彭晓说。他似乎想问点什么,但是欲言又止。

   “还行。”董杉说。

   “过去这么多年了再见面,你都没什么变化,你还像当年一样漂亮。”彭宇说。

   “怎么可能没变化,老了。”董杉对他的赞美波澜不惊。

   “不,你真的没变。”彭宇说,“改天一起吃个饭吧,我工作的地方离你的店不远。”

   “最近还挺忙的。”董杉说,“有空的时候再说吧。”

   “那好,我们根据你的时间安排。嗯,董杉,你那天……离了没有?”他还是忍不住问了。

   “没有。”董杉说。

   “哦。”他顿了顿,“改天我再联系你。”

   董杉挂了电话,小晴见药瓶还在她手里,就提醒她,“姐,药别忘了吃,姐夫嘱咐我监督你的。”

   董杉默默地去吃了药。

>6<

   晚上董杉跟老朋友聚餐,有人说起彭晓离婚的事儿,说彭晓老婆当年也算大美女,可是婚后身材走形,生活上也没什么追求,彭晓事业顺利,收入丰厚,和糟糠之妻越来越没有共同语言了。两个人矛盾重重,冷战了一年,就离了。

   董杉没搭话。

   婚姻的事情冷暖自知,这年头,过不到一起的夫妻太多了,离婚也是司空见惯的事,大家随口一说就转移了话题。

   吃完饭董杉去了娘家,跟母亲说起韩进借钱给亲戚的事情。“我发现他就是个滥好人,生活上一点原则没有,您说当初您和我爸干嘛非让我嫁他。”她对母亲抱怨。

   “我们是劝你嫁他,可是最后也得你乐意啊。”母亲说,“当初我和你爸就知道他是滥好人。滥好人有滥好人的好处,他对谁都狠不下心来,也会一辈子对你好。你要相信我和你爸的眼光,韩进真的是适合你的那个人。”

   “你们根本就是老眼光。”董杉说。

   “老眼光看人才准。”母亲笑了,“杉杉,韩进借钱先斩后奏,是怕你不同意,这事他有错,可是原因是他心肠软,不好意思拒绝别人。钱的事别太放在心上,人比钱要紧,别因为这点事儿伤了感情。”

董杉说:“有时候真不想跟这个闷葫芦过了。”话音刚落电话响了,是韩进打来的,提醒她别忘了吃胃药,母亲在旁边笑了,“闷葫芦还知道提醒你吃药,不错了。”

   “他也就还有这点好。”董杉说,“妈,如果时光可以倒流……”

   “怎么,时光倒流你还有别的想法,不想嫁给韩进啦?”母亲说。

   董杉没说话,时光怎么可能倒流,如果真的时光倒流,大约很多选择依然会是这样吧。

(摘自网络 )


本站部分资源收集于网络,无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邮箱:daxue164@126.com

如果真的时光倒流,大约很多选择依然会是这样吧。 (0
分享到: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选填):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