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冬来

  作者:谌督

  我一直不愿相信这就是冬天。

  已忘了是从哪一天开始,原本的西风渐渐成了北风,风中也多了几分冬天的凛冽,少了几分秋天的萧瑟,空气中肃杀与沉寂的气息也越来越浓。应该是上周的某日吧,一夜雨疏风骤,第二天路边便积了一层金色的银杏叶。我出门去赏这一地落叶时,风雨还未止,成群的落叶从树上跌落,或许是因为雨有些大,它们来不及在空中飘舞出更美的轨迹便匆匆落到了地上,让人觉得惋惜之余,竟又添了几分惊心动魄。往后的日子里,北风更劲,每日打扫过的街道,在第二天早上总能见到一层新铺的落叶。如此约有一周,到现在,银杏树上已不剩什么叶子了。梧桐树更高大,叶子也更多些,还有不少已经枯黄蜷缩的树叶仍留恋着枝头。梧桐叶落下时,往往是灰黄发脆的,更有几分衰败与苍凉的味道,但总是不及银杏的绚烂与凄美,也使人提不起太多观赏的兴趣。

  我来这里求学前,曾无数次幻想过长安的冬,似乎在我的思维里,那总是一个北风呼啸、雪花纷飞的画面。我也曾幻想过在某个大雪初霁的黄昏,或独自徐行,或两人执手在林间赏雪,听着鞋子踩在积雪上独有的嘎吱声,可能偶尔会有一两声空灵的鸟鸣,除此之外再无其它声响。这时的空气应是清新的,而夕阳的余晖洒在微微润湿的雪地上,泛出好看的光晕。也许我还会突发奇想地在雪地上打个滚,然后稍带狼狈地拍打着粘在衣服上的雪粒……又想起老舍先生的《济南的冬天》中“温晴”的冬,想必也是十分可爱的。我想,每一个在南方长大的人,对北方的雪总是充满了各种浪漫又梦幻的想象。

  然而,长安的冬天确实是让我有些失望了,白天暖和得可以只穿着衬衣就出门,晚上稍冷些,也不过是多加一件衣服而已。教室和宿舍的暖气会让人感觉身在六七月,而时常喧嚣的宿舍也感受不到冬天应有的寂静。一切都非我想象中冬天的模样。

  其实,非如我所想的,何止是这冬天啊,我本想着大学里能有大把大把自由的时光,能去看书、出游、散步,甚至是什么都不做的发呆;我本想着大学能把大把的时间交给图书馆,能有一大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能遇见一个让我一见倾心的姑娘,然后和她一同走过这段青葱岁月。然而,现实却是,我不得不时常奔走在宿舍与各个教室之间,不得不匆匆地在图书馆里借了书,然后看个大概又退回去,空闲的时候,也只想好好睡一觉然后再去上自习……那些太美好的愿望,在现实面前总是那么无力,以至于我们竟不会因为无法实现而感到遗憾。

  回头望见那曾经最美的愿望,纵然早已释怀,难道这回望的一瞬,就真的不会再有片刻的不舍与惆怅?我们为自己设计的无比精彩的未来,却一次次凋零成无人问津的荒凉。昔年远矣,而此刻,我们仍在编织着一个个如传说般美丽的梦,纵然知道它也许会在某日凋谢……但有梦总是好的,因为有梦就有希望,那片刻的光芒,便足以让我们不至于迷失方向。

  室友告诉我,明天又要降温了,也许,离我期待的北国的雪也越来越近了吧,那些远去的梦想啊,但愿它们也会如此般,在若干个拐角后不经意地来到你身旁,纵然不完美,但却也是另一种意义的美梦成真。几回错过,然而你终于推开了那扇门,至于门后面到底是否真的全如你所想,又有什么关系呢?

   (作者系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2014级本科生 摘自:《陕西师大报》总第549期 八版)

本站部分资源收集于网络,无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邮箱:daxue164@126.com

那些远去的梦想啊,但愿它们也会如此般。 (0
分享到: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选填):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