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超:科研路上的痛苦与欢乐

西安交通大学王超

 “我一直认为在漫长而又短暂的人生中,痛苦与欢乐的不断交织构成了人生华美的乐章。因此,痛苦与欢乐缺一不可。”王超说。 

  王超是我校(西安交通大学)电信学院信息与通信工程专业博士研究生,刚刚获得我校“优秀研究生(博士)标兵”荣誉称号,是以国防生身份获得此荣誉的第一人。目前王超已发表SCI论文10篇,EI期刊论文1篇和会议论文2篇,并在2014年荣获ICCC最佳论文奖。谈到这些成绩,王超更在意的是科研路上的挣扎、坎坷,是这些痛苦引导他收获成功的喜悦。 

“我为苦行僧般的大学生活感到庆幸” 

  王超以国防生的身份进入我校(西安交通大学)开始本科生涯。国防生作为后备军官,以成为祖国守护者为使命。为了这个神圣而又庄重的使命,国防生注定要有与一般同学所不同的大学四年。 

  “如果用一个词形容我的大学生活,那‘单一’再合适不过了。”四年中王超与青灯为伴,与黄卷结友,除了学习专业知识外,还大量阅读名人传记。戚继光、曾国藩、钱学森是他心中的楷模。戚继光的“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曾国藩的“不为圣贤,便为禽兽。莫问收获,但问耕耘”,钱学森的“我们不能人云亦云,这不是科学精神,科学精神最重要的就是创新”,一直激励着他在科研之旅上不断前行。 

  当有人问到,大学四年过成这样,后不后悔时,王超说:“直到现在为止,我从没有为大学时光而感到一丝的遗憾。苦行僧般的大学生活不仅让我学会了思考,更让我坚定了人生的方向,使我能够坚强地直面困苦,就为那不灭的科学理想。” 

“我触碰到了真理,那种感觉真棒” 

  迈入研究生阶段,王超学习进入了另一个模式——老师管的越来越少,自己要学的东西越来越多。在这个转型期,由于缺乏对科研的把握,他科研初期的进展十分缓慢,先后投出去的两篇文章均被拒稿,对于如何找到研究突破点和撰写论文更是一头雾水。 

  王超开始大量阅读文献和专业书籍,主动和师兄们交流,最终在“基于过期信道信息的中继选择”这个方向上找到突破点。虽然突破点找到了,前进的阻力依然很大。这个方向于2008年被提出来,前辈们已做过很多工作。在探索中王超发现以往研究主要集中在中断概率的分析上。“我当时就想,理论上中断和误码都是由信道深衰落导致的,那么可不可以证明存在一种中继选择策略使系统在中断概率和误码率上均是最优的。” 

  要搞明白自己的猜想是否可行,需要进行繁冗的数学证明,为此他花了一个月的时间认真学习了“顺序统计量”,然后像“疯子”一样又干了两个月,最终设计出一种新的中继选择策略。“得出结果的那一刻,我感觉好像中了百万元的彩票,好似触碰到了真理,那种感觉真棒。”王超兴奋地说。 

“对待科研要高标准,严要求” 

  2013年,王超顺利迈入博士生涯。硕士答辩刚完,博士导师王慧明教授就跟他谈话。王教授说:“跟我做科研,就一个要求,就是高标准,严要求,投稿只能投我们领域最顶级的期刊。”当时的王超还不太了解这“最顶级的期刊”意味着什么,心想凭借硕士的扎实功底应该可以搞定,就信心满满地答应了。 

  但科研的道路并不如他想象的那样轻松,从2013年7月到2014年2月,他投出的5篇文章陆续被拒,这时他才意识到顶级期刊的门槛有多高。“那段时间,我连续失眠,就算是睡着了也感觉到有东西压着我,我又一次清楚地感受到了恐惧与痛苦。” 

  苦难是一剂上好的良药,不仅能让人痛彻心扉,还能让人看清前路。他开始思考这个挡在面前的门槛到底有多高。为了找到问题的答案,他大量阅读发表在顶级期刊的文章,同时对文章的思路、创新点、贡献和数学方法进行系统地总结归纳,并时刻寻找未被探索的处女地。 

  慢慢地,王超发现物理层安全保密传输中现有的协作干扰策略存在优化的空间,经过反复研究,最终设计出了一个有别于现有“协作干扰策略”的“非协作干扰策略”。这项研究成果被顶级期刊IEEETransactiononWirelessCommunication录用,而且在2014年的IEEEInternationalConferenceCommunicationinChina获得最佳论文奖。

“我的理想是成为一名‘于国于民有大用的科学家’” 

  一篇好的科研文章,不仅要有创造性,还需要清楚流畅的行文。王超在刚开始向国外期刊投稿时,由于文章的写作问题被拒稿的事也时有发生。为此,他和导师着实下了一番功夫。在文章大体框架搭成之后,王老师会对这篇文章的整体框架进行审核,然后他再开始着手写。通常完成一篇文章的初稿需要一个月到一个半月,到了文章的修改阶段就像进入了反复的“争夺战”。 

  “我和王老师经常会为一两句话争得面红耳赤,而后相视一笑。王老师对文章的要求可以说得上苛刻,通常一篇文章需要这样反复修改6次以上,每次他都要逐字逐句地和我讨论,时常会让我感到他太过于较真。”王超微笑着说:“不过如今想起来,老师对科研的认真态度是正确的,虽然当时我有些难以理解,但不得不说,这确实保证了科研成果能被同行清楚地理解。王老师教会了我做任何事情都要‘高标准,严要求’。” 

  “科研的道路上没有捷径。只有在学习和刻苦钻研的基础上,才能够功到自然成,”王超说,“我的理想是成为一名‘于国于民有大用的科学家’,我知道这条路很长,但我会一步一个脚印地去认真追逐我的理想。” 

(摘自:西交大报2015年12月10日第三班)

本站部分资源收集于网络,无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邮箱:daxue164@126.com

我会一步一个脚印地去认真追逐我的理想。 (0
分享到: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选填):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