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 上

北方的冬天

作者:湖南文理学院美术学院 吴庆轩

  有人说过分离是为了更好的重逢,地久天长也不过是幻境一场,一条一起走了很久很久的路终会出现一个分叉路口,无论何时何人何地总会分开的。一个人走了,或许就会一直一个人走。秋 离是时间的过错,让我们在那个秋天一人向南,一人相北。你踏上了前往北国的旅程。我一人留在南方,守着没有你的空城。那天,南回的北雁在暖黄的空中,叫得那样凄凉。像是在哭泣,又像是在嘲笑。为南离北往而哭泣,又为海誓山盟而嘲笑。

  心荒成秋草寒霜,雁字去,不回不望,倔强的人唱着遗憾的旧曲,歌罢转身背负着残忍的夕阳,声未了,仅仅是因为唱不尽彷徨。我提笔成诗,落笔却生疼,草草写了两行,方好是半寸伤想,寄愿于来年北归的南雁愿它啼着缘念将我的婉词排成诗行。

  倘若,有一天你南归北回,能给我带一杯北方的落雪吗。不过,我想在路上便早早化去了吧。那就让我用那杯雪水浇灌在南方的土地上,来年也许会长出一棵北方的新芽。冬 伤一个深冬,一对离人,一杯薄酒,一边南北。曾想过地老天荒,稍离又何妨?情字如丝,纠缠在南北之间成了一张情网,承君一诺,盟约结成死结缚在旧时的感想。思念的心随风北上,我想白云不应老于他乡,因此相思渐渐变得深沉,情深不疑,因为彼此曾也说过———莫忘。

  霜降过后,初寒总欺微病酒,怎奈我一壶轻涩薄酒也烫喉。那晚半醉,当我看着红梅凋落,又抽出新芽的时候,似乎懂得新人换旧人的无奈,原来一生一世,一世一念,一念一人的誓言是多么卑微。天冷了,身病了,念,快散了吧。春不念冬去春回,岸边的枯柳抽出了新芽,心上丘也开始莺飞草长,走出了冬的感伤看着北方的天空,云天安好,碎鲤一般,一切又好像和没发生过似的,我还和往常一样写着虚假的诗句,唱着真情的歌谣。似矛盾,似真实,我不知时间给我的究竟是什么,是情深,还是情曾。

  时光静好,年岁未老。春不念,诗不连,歌不见。远方的人啊,他回来了吗?曲水弯弯,飞花悠乱,我听着江南的牧笛,看着远方四散的飞絮,再也唱不出那秋离的伤曲。你在彼方,莫失莫忘,我在南方哭伤了北斗摇光。

  我们终究是凡人,敌不过造化的南离北往,随遇而安,故事渐渐黯淡。

  步步惘,走往何方。

  年岁流长,误韶光。

  春来,相思不在。

(转载自:http://huas.cuepa.cn/show_more.php?doc_id=1384708)

本站部分资源收集于网络,无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邮箱:daxue164@126.com

步步惘,走往何方。 (0
分享到: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选填):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