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

大学校园里的法国梧桐

  这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风景,就像我所说的你所见的,这只是一个朴实的地方。———题记岁月如沙,指间流水,转瞬之间来到大学已经一年半了。

  起初来到电院是有些失望的,觉得较于其他学校来说,太小了,小到你可以用十分钟就走完整个校园。而当你用心靠近一个事物的时候,便会发现它隐藏着美好。

  我曾去过华中师范大学、武汉大学,确实很大,身处其中却一直困惑自己是否还置身其中,分不清它们和外面街道的区别。渐渐才明白,我的学校可贵之处,正在于它的小。它虽小却精致,它有一种有别于外界的整体感。正因为小,它才能容易把握住这种整体感,而我们也能全面的感受到它。它不敢有太大的野心,只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不断丰满自己。进电院的大门,能看见两排法国梧桐挺拔着,像男人有力的臂膀,树枝们纠缠在一起,叶子全然不分你我,只有小块的光从枝叶间掉下来,像那失落人黄昏中破碎的心情,我完全溶解在清爽的树荫里。几只麻雀追逐回旋着,楼房被梧桐遮住半张脸,它们有些陈旧,仿佛站在童话里的那些古堡,抖着步子活生生从纸页上走下来。再往前左边,是翻修过的操场,操场总有过太多的故事,跑操的人们,晨训的纪保部、国旗仪仗队,每个清晨和阳光正好的下午,这里都是最热闹的。

  梧桐的尽头是岔路口,向左向右向前看都是一整个文化广场,广场上伫立的是4座小型的风力发电机以及朴实的大铁牛。这应该是我们电院独有的风景了,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打,发电机还在转动,铁牛的皮肤晒的黝黑,却也从未放弃对这片土地的耕耘。再往后是图书馆,如同展开来的一卷未读完的书,大气而沉重。

  从宿舍楼到图书馆又是岔道口,旁边是静谧的儒园还有一些修剪过的万年青,它们总能拾捡起我滴落的心情。儒园里有几片小草坪,夹着苍白的小路,路边散布着些青石。不管是冬天还是夏天的早晨,一般都会有书生躲在这捧着书读英语。他们善于找到一个最佳的位置:别人不会影响到自己,自己也不会影响到别人。在夏天最好能有一片树荫,风也能带着草香走进来;在冬天最好能亲近暖和的阳光。他们游刃有余地隐在这些石桌上,像松果恰到好处得挂在松枝上。有一对早起的老夫妇曾经坐在这条木椅上,一起扶着一张乐谱唱着有些古老的歌谣。路边的枝头上也许可以挂着个鸟笼子,但里面必须是空的,风经过的时候它便开始摇曳,可以在里面放些东西,比如爱情,比如黄昏。正因为空,有了更多的可能。我这样想着。

  这就是我的大学吧,你第一眼所能看到的全部都在这里了。这是一所朴实的学校,却又不失生机。朴实是一种内在的东西,在学校里,在每一棵老树的信念里,在扫路人早起的扫把里。事实上,它真的无处不在。属于青春的躁动,狂妄,遐想,迷茫,青涩,这些统统都我行我素在这朴实里。经过若干年的熏染,当这帮电院学子走出校门的时候,已经带走一样最有分量的东西。不是文凭,是朴实。

(作者:武汉电力职业技术学院14113班 张萌 转载自:http://whdyb.cuepa.cn/show_more.php?tkey=&bkey=&doc_id=1389629)

本站部分资源收集于网络,无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邮箱:daxue164@126.com

不是文凭,是朴实。 (0
分享到: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选填):

取消